莲子

fgo微氪玩家,重度库丘林厨,cp观混乱邪恶,欧美圈有涉猎

同居三十题·狂术

不思工作,只想摸鱼😂光溜溜的Caster好棒啊!


16.出浴后的怦然心跳


很少有人知道,Caster不太喜欢自己宝具燃烧的味道。由不知名藤条组成的巨人烧起来时总是散发着一种古怪的气味,还会残留在周身,久久不散。这让对气息较为敏感的德鲁伊很是头疼,不得不在每次战斗后从头到脚好好清洗一遍。


“呼啊,”修长有力的双臂破开湖面,紧接着,一头鲜艳的蓝发也随之浮出,颗颗水珠沿额发滑落至面庞,再经脖颈一路向下,流过线条完美的肌肉。


“偶尔在湖里游游也不错。”Caster站在齐腰深的水中,惬意地伸个懒腰,低下头看着往来的游鱼,“下次喊Lancer来一起钓鱼吧。”想到这里,Caster望向岸边,专心寻找一个适合垂钓的位置。


于是,当Alter沿着足迹穿过森林来到湖边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:


静谧的林间湖中,伫立着全然赤裸的森林贤者。他白皙的胴体纯粹一如初生的处子,望向远方的目光却深邃如千年智者。


蔚蓝长发柔顺地贴在他光裸的脊背上,发尾没入水中,染蓝那一片清澈。精壮的身躯勾勒出强健又优雅的曲线,挑动起对美的向往与对肉的欲望,流连的目光欲罢,而不能。


如此绝景,仍不能让大自然满足。它送上洒落的阳光,为每颗水珠镀上金色,在这具完美的躯体上增添太阳的璀璨。无数闪耀的荣光仿佛在骄傲地昭示:


这个男人,是光之子。


感受到灼热视线的Caster扭过头,看到Alter呆立在湖边,眼神牢牢盯在自己身上,不禁生出捉弄的心思:“难道是被我的裸体迷住了么,Alter?”


“是啊,被迷住了。”Alter的口气干脆利落。


“……听到这么直率的回答,心情有点微妙啊。”Caster扶住额头。


“那就做些更直接的事。”水声渐渐靠近,波纹中映出另一个倒影。


“你还真是个不懂得营造气氛的家伙啊。”波光荡漾,晕开一池旖旎。


同居三十题·狂术

时隔许久的一更,因为坐火车时间太长了😂据此推断,回程火车上还会有一更


15.帮对方吹头发


悠闲的午后时光,在工房里小酌一杯,配上趁红色弓兵不备时拿来的下酒零食,多么惬意。


然而,好景总是不长。


看到满身是血的Alter摇摇晃晃推开屋门时,Caster抢先一步迎上去,接住了即将倒下的大块头,为自己的床单避免了一次鲜血的洗礼。


“洗干净再来上我的床。”Caster不满地撇撇嘴,架起挂在自己肩上的Alter拖向湖边。


Caster精心调配、混合多种药草的“湖水”效果非凡,只一小时就让Alter恢复如常。当然,这与两人在湖中进行的适当“运动”也不无关系。


“别动。”回到岸上的Alter正要转身离开,Caster的右手却按住了他的肩膀,左手则拉下了他的兜帽,露出那头依旧湿漉漉的墨蓝长发。


“刚刚做的不错,给你个奖励。”看着Alter不明所以的表情,Caster露齿一笑,手指在空气中书写起古老的卢恩符号。


伴随悠扬的吟诵,几点明亮的火光浮现。不同于战斗时的炽烈,它们更像是有温度的萤火,从Caster修长的指尖飘出,微微闪烁着,跳上Alter湿润的长发。干爽和暖意由头皮蔓延至发梢,一向冷漠的Alter也不得不承认这份舒适。


“好了。”Caster收回手,转身走向住处,“我要回去继续喝一杯,一起?”


“……好。”Alter的回答晚了两秒。他正思索着,头发上似有若无的味道究竟源自何处。那是阳光的味道,抑或是某位光之子的味道。


卫饭完结撒花🌸🌸🌸雪中的汪酱也很好看呢~
过去的一年里看到了汪酱的私服、店员装、侍应生装,每一件都让人小鹿乱撞,新的一年也会继续爱汪酱的。
ps:希望有一天能看到fha动画化,想看更多汪酱的日常。

没想到上午不小心切出fgo界面,竟然让我的尼禄祭最后一战打到了今天下午5点多,我可能是全服最晚打完尼禄祭的御主了😂

这次尼禄祭吃掉了100+金苹果,40+银苹果和一堆铜苹果,本来只想挑战下百池,最后却打了140多池,刷新了我的无限池记录,估计以后也很难再超越了。

有足够书页的感觉真好啊~

汪酱怎么能这么360°无死角的好看啊!背影、侧颜,甚至手的特写都苏到不行!当年打fha时就被这套服务生装迷的死去活来的,这次卫饭版更加精致,配上阳光又不失温柔的回眸一笑,堪称完美❤

一上场就踩茶茶裙子的拉二233333
来自一个全铺花瓣礼装,每次6回合,楞刷了63池的秃头御主的苦中作乐😂

人生第一次买手办,这钱花得太值了!汪酱的每个表情都好帅啊啊啊啊!!!虽然全程都特别担心弄坏替换的手或者枪,不过还是成功摆出动作了,配上之前买的戒指,完美达成汪酱的求婚!

汪酱:Master,成为我的女人吧❤(wink~)
本咕哒子:Yes,I do!今晚就洞房(满眼星星⭐)

同居三十题·狂术

我怎么觉得我写了好多次一起睡了啊,他俩这是被梅林下了一直睡觉的诅咒么😂😂

14.午睡

尸山血海,望着眼前的景象,Caster的头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个词汇。发黑腐臭的肉块间夹杂着几根白森森的断骨,被鲜血粘连在一起,堆叠成座座小丘,为荒芜的平原点缀上死亡的颜色。

“我就是睡个午觉而已,为什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啊?”Caster无奈地挠了挠头。问题的答案,他其实心知肚明:这里是Alter的梦境,他又一次被拖入了恋人的噩梦之中。

既来之,则安之。Caster从一大团腐肉中艰难地拔出脚,踏着满地血污向前走去。虽然只靠Alter自己也能醒来,不过他可不想在这种地狱中呆太久,还是尽快找到那个大杀特杀的笨蛋,一法杖打醒比较方便。

寒风呼啸,送来新鲜血液的腥味,为Caster提供前行的方向。沿途尚未变凉的尸堆成了路标,指引着他来到地狱的源头——Alter的身边。

当Caster翻过最后一座肉山时,那根熟悉的黑红骨尾终于出现在他的视野中,只是,上面还插着半只奇美拉的残躯。惨烈的伤口让人不难想象它是如何撕开奇美拉的胸膛,将其一劈两半的。

骨尾的主人并未在意尾巴上的一点负重,他正与面前的巨型奇美拉杀得性起。以左臂铠甲格开呼啸而至的巨爪,右臂猛然发力,赤红长枪破空而出,径直穿透奇美拉的蛇头。力道之大,竟将蛇身生生扯下,钉在数米外的地面。腥臭的血液喷涌而出,将Alter再次染上鲜红。

沐浴血雨的他,比起奇美拉,更像真正的怪物。

Caster叹了口气,举起法杖,唱诵宝具之名:“ 燃烧殆尽的木之巨人——『燃烧殆尽的炎之牢(Wicker Man)』!”

熊熊燃烧的巨人顿时扑向Alter背后。在他无暇防备之时,挺身挡下山龙的垂死一击。Alter头也不回,踩过奇美拉的尸骸,拾起长枪反身一掷,把巨人与山龙串成一串,戳进它装死时藏身的肉山。

很快,烧烤肉类的香味就弥漫开来。

“……我饿了。”Alter侧过头,看着并肩而立的Caster。

“回去吧。”Caster笑了笑,抓住他还在滴血的手,“醒了之后一起去找那个红色弓兵要烤肉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你下次能不能别做这么血腥的梦了?”

“不能。”

“……烤肉没你的份了!”

祝贺我迦的弗兰队获得冠军!泳装肯娘赛高!我就是要让第一时间回应我召唤的小可爱得第一啦啦啦~

顺便也发现了教授读作阴谋写作小金库的计划,恰到好处的犯罪行为依旧很有魅力。不过,明知道该把素材跟QP上交咕哒,却自己偷藏起来的行为可不怎么好,该说是私房钱是男人的浪漫么😂
想看咕哒在老福的帮助下挖出教授的小金库,教授强行解释说是给咕哒准备的情人节礼物,咕哒表示:不用等到那时了,现在就给我好了。于是教授丢了财产却收获了好感度的剧情。

ps:如果按教授咕哒的剧情发展,咕哒子算不算肯娘的继母啊😂肯娘和小杰克一起喊咕哒“妈妈”什么的也好萌哦~

【坊开】轮盘赌(下)

(中间车的部分被屏蔽了,终于还是没躲过啊,之后会想办法弄个外链在评论区的)

“你说什么鬼话。”一句话,将还陷在刚才余韵中的开司拉回了现实,“说好了只有一小时的,债务一清我就走。我可不想再跟帝爱扯上关系。”开什么玩笑,一小时就被折腾成这样,当真成了这小鬼的玩物,肯定会被玩坏再随手扔掉。而且,帝爱跟我已经结下深仇大恨,要是不离他们远点,以后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“……开司,你真是无情啊。”房间里的空气沉默起来,和也突然抽身,垂着头整理好自己的衣装,“既然你不想成为我的东西,那我只能给你留下一点印记了。”他站起身,从箱子里拿起某根沉重的东西,一言不发走到房间另一端。那里,一座壁炉正发出摇曳的火光。他将那东西的一端伸进火中,铁片烧红的咝咝声成了这个安静空间中唯一的声响。

“要不要赌一赌,你身体的哪个部位会留下我永远的印记?”和也笑着,语气却冷酷到令人心惊。他的右手紧握着那根散发恐怖温度的凶器,它与开司的距离如此之近,甚至能看清烙铁顶端反写的かずや。

这家伙在发什么疯!对皮焦肉烂的恐惧催促着开司的大脑飞速旋转。是我说错了什么?

和也并没给他想明白的机会,指针转动,停在“背”字中央,烙铁的热气也随之扑向赤裸的脊背。火焰之吻落在他肩胛的瞬间,开司发出了凄厉的惨叫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痛彻心扉的哀鸣伴随皮肉焦臭的味道充斥整个房间,却没能给和也带来丝毫愉悦。看着别人被折磨得痛不欲生,对自己的东西宣誓主权,这本该是他最爱的两件事,此时只让他觉得苦涩,甚至还有一丝失落在心头一闪而过。

“…我再问一次,开司,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东西?”深陷各自情绪中的两人都没注意到,这个问句结束时的颤抖。

“鬼才会答应你这种混账抖S疯子!”灼烧的剧痛让开司泪流满面,也点燃了他反抗的激情。绝对不要,在这小鬼面前屈服!
“这样啊……”和也的声音低落下去,“看来只能趁现在了。”他一把抓住开司的左手,强行按在转盘上,硬生生将指针推到 “手”字上方,“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,开司。”

“你作弊!我不承认这一局……”开司没能完成他的抗议,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惊人,令他一时忘了该说些什么——和也单膝跪地,左手掌心放着一只蓝丝绒小盒,盒子里安静地躺着一枚指环。简洁流畅的男士款式,两侧各有四颗方形海蓝宝石陪衬,深沉优雅,中央却闪耀着一颗鸽子蛋大小的钻石,华丽的同时又有些微妙的突兀。

“它是专属于你的。”

开司呆呆地愣在原地,无数问题在脑中盘旋却说不出口,只能任由和也捧起他的左手,将那枚指环套上他的无名指,缓缓推进,比一般略宽的银色戒圈完美覆盖上他断指的伤疤。不大不小,恰如其分。

“你…怎么知道我手指的尺寸的?”

“我不仅知道你手指的尺寸,还知道更多。”和也始终垂着头,手指在戒圈上流连,反反复复。

有哪里不对。察觉到和也异样的低落,开司试探着开口:“和也,你没事吧?”

和也终于抬起了头,呈现在开司面前的是一双湿润的眼眶,与狰狞的笑容。“这根骨头的尺寸,我也一清二楚啊!”

一颗蓝宝石被猛然按下,齿轮交错的轻响后,十根尖锐的钢刺钻出戒圈,毫不留情的刺入皮肉,狠狠钉进骨骼。血液奔涌而出,为两只交握的手染上一片猩红。剧烈的疼痛从骨髓疯狂涌出,在每根神经、血管中嘶吼,叫嚣着一路向上,直冲进大脑。被疲倦、疼痛、恐惧折磨已久的大脑终于不堪忍受,将开司的意识拖入黑暗。

开司再次睁开眼睛时,双腿已经获得了解放,和也的外衣搭在他胸前,挡住了泄露的春光。和也坐在他原本的位置上,面前放着停在“腿”字上的转盘。他依旧低着头,将表情藏在满头杂乱的黄毛下面,进行最拙劣的掩饰。

“我玩腻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和也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……可恶的小鬼。

开司犹豫了一下,伸手拿起转盘,“还有最后一局,轮到我了。”

“反正也不会有新的可能了。”那头黄毛似乎也知晓主人的心情,没精打采地垂下来,不复平日的嚣张。

“就这么放弃,可真不像你啊,和也。”开司的手指攥紧了指针,“不管是赌博还是人生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就有希望!”

咔嚓,一声脆响,转盘应声落地。和也下意识仰起头,看到了改变他人生的一刻——开司手握指针,笔直指向自己的心脏。

“这里,现在属于你了。”

咚,咚,和也的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
“不过,要先从朋友做起。”说出如此大胆的直球发言后,开司的脸颊飞起一片微红,别过头去小声嘟囔着,“而且,我不想再和帝爱有牵连,只是跟和也你保持私人关系。还有就是,你不能再折磨我,不然就跟你绝交…喂,你别突然抱上来!”

“我都答应!开司,现在起我们就是朋友了!”

“是朋友就先把那个破指环给我摘下来啊!”

彩蛋:

开司:我的伤需要治疗。
和也:好,我让黑服带医生来。
开司:我还需要衣服。
和也:好,我让黑服带新衣服来。
开司:那个,我还需要清理下后面……
和也:好,我让黑服……
开司:这种事别让黑服做啊!你做的事自己解决啊!
和也:诶,可我不想碰那种地方……
开司:你之前不是碰了半天么……
和也:之前是之前,现在是现在嘛。

终于填上坑了!撒花!下次不给自己定这么长的大纲了😂现在46粉,等50粉时来一次点梗吧,选项已经想好了,敬请期待啦~